柔居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106|回复: 16
收起左侧

[小说] 血色江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3 19:2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第一章
黄昏,未到黄昏。
车辚辚,马萧萧。
落日斜照在地上,将大地映得通红,好像一地鲜血。
却不知这血到底是亲人的血,还是仇人的血?

“镇远镖局”,乃是关内第一大镖局,总镖头“神侯”皇甫善,更是被誉为“中原第一刀”。
皇甫善。
就是这个名字,让黑道上的朋友们又惧又恨。
皇甫善不但武艺高强,而且睚眦必报。曾有关西巨匪“独脚雁”徐行,劫了镇远镖局所保的镖,结果被他千里追踪,不但将镖银完璧归赵,还挑断了独脚雁的一条脚筋,将他挂在了长安城最高的旗杆上。
足足三天三夜,独脚雁做了一条彻头彻尾的独脚雁,死雁的雁。
自此关西之地,再无人敢劫镇远镖局的镖。
“霸山虎”,“人屠子”,“漠北三龙”,“长青一剑”……
皇甫善的赫赫声名,可以说是踩着无数绿林豪杰的鲜血打出来的。时至今日,黑道上的朋友,一听到镇远镖局的合字儿,都恨不得爹妈多生两条腿,能够逃得更远一些。
而那些富商贵贾,也宁愿多出几倍的价格,将贵重的物事交由镇远镖局保护,以期能够送到安全的地方。
可以说,自从镇远镖局成立,黑道上的朋友们的日子就一天比一天不好过了。

司马积雄蹲在草丛里。
他本就是个侏儒,如今蹲在草丛里,更是没人看的见他。
可他原本却不是侏儒。
他本是一个富家的小少爷。在他十岁那年的上元节,家中的奴仆带他出去赏灯。结果一眨眼的功夫,小少爷就再也找不到了。
他是被一个老道拐走了。
老道每日教他武功,教他飞檐走壁的功夫,也教他如何辨别古玩玉器。
十年,整整十年时间,他才出师。
可他的身体却永远定格成了十岁的样子。
原来老道每天不但教他武功,还用一种特殊的药水为他浸泡身体,那种药水沁入骨髓,影响了他的骨骼,使他一辈子只能顶着这副男童的身躯。
他恨老道简直恨得发狂,可他却不得不每天与老道虚与委蛇。
“鬼道人”本不是那么好骗的,更不是那么好杀的。
黑白两道上一次精诚合作,派出足足五十名顶尖高手追杀的人,就是“鬼道人”。谁让他不知死活,奸淫了武林盟主最爱的第三房小妾,又偷走了魔门的三大圣物之一的圣焰旗。
纵是这样,却依旧没人捉得住鬼道人,甚至没人知道他跑到了哪里。这也成为了黑白两道至今为止的奇耻大辱。
鬼道人不但全身而退,还在逃跑的路上拐走了司马积雄。
可他还是死在了司马积雄的手中。
因为他本是个头脑清醒的可怕,又能忍耐的人。
这样的人,不论在哪一行哪一业,都能做到最好。
包括山贼。
此时夕阳西下,草丛中正是蚊蝇最多的地方,肉质鲜美如孩童的司马积雄,无疑是为附近的蚊虫提供的一道大餐。
可他还是没有动,就像一块石头一样。
他本就是个非常能忍耐的人。

啊娃基站在一片树丛的后面。
他是一个突厥人。
可能是因为从小吃牛羊肉长大的原因,突厥人一向都要比中原人高大,魁梧一些。
可即便如此,啊娃基也高大的有些过了头,也魁梧过了头。
按照本朝的市尺计算,正常人的身高大多都在五尺上下,即便是一些生来高大的人,也不过是六尺有余。
啊娃基却足有八尺有余,活脱脱是书中的关云长一般人物。
突厥人把马匹看作自己的好朋友,他们一生都生活在马背上。
啊娃基却从不骑马。
盖因他身材太过高大魁梧,一般的马匹根本禁不住他。况且他站在地上,尚且比一般人骑在马背上还要高上一些,即便是有马匹能禁得住他,他骑在马上,还必须刻意抬起双脚,不然就根本坐不下去。
突厥人擅使弯刀,他却从来不用弯刀。
准确的说,他从来不用兵刃。
他最得意的武器,就是自己蒲扇大的巴掌。
他曾与人打赌,一巴掌将一头红了眼睛的斗牛抽得飞了出去。
啊娃基站在一片树丛的后面。因为他实在是太过高大魁梧,就像一座肉山一样,若非是这片茂密的树丛,根本挡不住他。

李群蹲在树梢上。
据说轻功高明的人,能够踩在水面上的一片羽毛上,而不令羽毛沉下去。
李群就有这样的本事。
所以他虽然蹲在树梢上,树梢却一点都没有沉下去。
据说暗器手法高明的人,能够一下掷出一把暗器,分别命中不同人的要害,无一错漏。
这一手,叫做“漫天花雨”。
李群也有这样的本事。
他曾用他的独门暗器“碎羽”,一击杀死了凶名震慑东南的“海门十三蛟龙”。
十三点碎光,分别刺入了十三蛟龙的喉中,无一错漏。


司马积雄,啊娃基,李群。
这三人无一不是高手中的高手,但他们比之皇甫善,还差的很远。
但是今天,他们却打算捋一捋皇甫善的虎须。
他们并非是活的腻味了,打算体验一下死亡的感觉。
而是真正的高手,还不在这里。

真正的高手在哪里?
在远处的山岗上。

远处的山岗上,有两个人。
一站,一坐。
站着的是一个文士打扮的人。
这人颏下五柳长须,面如冠玉,一脸正气。好像一个教书的先生,又像一位饱学的鸿儒。
总而言之,你若是看到他,只会觉得一阵暖风吹过心底,教你仿佛三九天吃了一口滚烫鲜香的涮羊肉一般舒服惬意。只怕就算打死你,你也万万不会相信,他就是魔门三百年来最残忍最嗜杀最暴戾的十三凶徒之首的“顾胡儿”顾荣的。
很少有人见过顾胡儿,因为见过他的人,大多都早已经不在人世了。
自从三年前他连杀魔门五长老,叛教出逃之后,更是如此。
可如今,他却对对面的少年十分尊敬,甚至尊敬的有些惧怕。
你若是在茶馆酒肆中,对别人说眼前的场景,只怕对方会一口唾沫啐在你的脸上。
真是可笑,天底下居然有人能让顾荣感到害怕?
只怕连十八层地狱的恶鬼,见到顾荣也会害怕的发抖吧。

“傅……傅老大。”
可顾荣就是在害怕。
他躬下身,轻声的唤向对面的少年。声音甚至因为恐惧而有些走调。
少年却没有理他。

少年在忙着做一件正事。

对他来说,吃就是最重要的事。哪怕是天王老子,也没办法阻止他继续吃东西。
少年头上歪戴着一顶破旧的毡帽,那毡帽实在有些太大,将他原本就称得上小巧的一张脸几乎挡住了一半,从顾荣的角度,只能看到他不断咀嚼的嘴和两腮。
他吃的很慢,也很细致,就像一位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若是只看他吃东西的样子,你实在想不出他只是一个斜倚在一棵大树旁边,身上穿着一件破旧皮衣的邋遢少年,更想不到,他吃的只是两文钱五张的发面儿饼子。
有些时候,幸福其实很简单。至少对于少年来说,是这样的。在他眼里,一张发面儿饼子与五十两纹银一桌的酒席一样,都是能够让他幸福的东西。
当然,酒席比发面儿饼子更加幸福。
无关价格,也无关食物的品质,而是因为酒席,会让他吃的更饱一点。
他尊重食物,也热爱食物。所以当他被顾荣打断时,他感觉有点不开心。
于是他“哼”了一声。
这一声“哼”,更像是从鼻子里挤出来的。非但连半点严肃的感觉都没有,反而显得那么的娇俏。就好像是家里的一只宠物猫在向你撒娇一般。
可顾荣的反应,却不像是看到了宠物猫,而更像是看到了一头狮子,一头择人而噬的狮子。
他“扑通”一声,扑在了地上,将头死死的贴在少年脚前的土地上,仿佛他的头,就应该长在那里一样,一动都不敢动。
少年还是没有理他,而是继续吃着他手中的发面儿饼子。
秋后的黄昏,说不上热,甚至有些凉意。可顾荣的衣裳,早已被冷汗打得湿透。
这个嗜血好杀的魔头,竟然对面前的少年如此恐惧。以至于当少年脚上穿着的那双已经快把底磨透的靴子轻轻踩在他脑袋上的时候,他竟感到了一丝如释重负。
不光是他,还有远处草丛中的司马积雄,树后的啊娃基,树梢上的李群。
他们本都是名震一方的高手,可现在,他们都老老实实的遵从少年的吩咐,准备拦截镇远镖局即将抵达的镖车。
皇甫善的武功固然高强,手段固然可怕,可比起这个少年来说,皇甫善简直就像如来佛祖一样慈祥和蔼。
少年终于吃完了手中的饼子,他站起身,轻轻蹬开脚下踩着的顾荣的头。
顾荣的头上已经沾满了泥土,可他却不敢擦拭,而是默默的跪在了一旁。
少年看着远方的夕阳,他在笑。
笑得是那样的灿烂,那样的明媚。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笑容,顾荣的心中突然有了一种特殊的,平静,而又快乐的感觉。从十岁第一次杀人起,他已没有这种感觉。如果可以的话,他只希望时间能够永远定格,让他能够永远这般平静,快乐。
而少年在笑什么呢?他只是在笑,在劫了这笔镖银之后,又会有一大笔钱,来买吃的东西了。
想到这里,他就打心眼儿里往外的快活啊。
顺鼎三年,六月二十三。镇南王五十大寿之前的整整一个月,一个叫做傅菁的名字横空出世,将已经混乱不堪的王朝,搅得乱七八糟。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50 柔元 +200 荣誉 +10 收起 理由
丈八蛇矛 + 50 + 200 + 1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3 19:25: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皇甫豪的心情并不算好。
他本不该这样的。
作为皇甫善最为宠爱的义子,镇远镖局未来的总镖头,同时也是正道武林数一数二的好手,他本来是有足够的理由骄傲的。
一个人,如果他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达到了常人一辈子也达不到的高度,他就很容易变得骄傲,自负。他也有足够的资本这样做。
他本就是一个骄傲的年轻人。
可今天,他的心情确实算不上好。
从早晨刚一睁眼开始,他就有一种奇怪的预感。
他以前曾有过三种这样的预感。
随后他就险些死在敌人的手里,刚好三次。
他之所以还没有死,只是因为他是一个谨慎的人。
谨慎,是一件非常重要的美德。
你若行走江湖,可以武功不高,也可以人脉不广,但若是你不够谨慎,那么你就已经离死亡不远了。

“黎三儿。”
皇甫豪坐在马背上,沉声道。
“少镖头。”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人连忙跑到马前,谄媚的笑道。
他叫黎山,是镇远镖局中的大镖师,也是当年随皇甫善一起打天下的老伙计之一。他武艺算不上好,但却胜在为人精明干练,再加上服侍皇甫善多年,镖局之中,倒也没人敢小觑他。除了总镖头皇甫善和他的四个义子敢当面称他作“黎三儿”,其他的人见了他,都要毕恭毕敬的叫声“三爷”。
“这段路不怎么太平,你叫小的们都盯紧点儿,别出了什么岔子。”
“是,少镖头。”
皇甫豪平日里对待下属最为严苛,黎山虽然有些不以为意,却也不敢反驳,点了点头,下去张罗去了。
皇甫豪眯了眯眼,心中却丝毫没有放轻松。这趟镖运送的是济宁王送予镇南王的寿礼。在保镖一行的行话中,押运的货物,根据贵重程度与交易对象,分为“绣锦瓦浮沙”五种。其中的“绣”,又叫“绣财”,乃是官面儿上的老爷托付镖局,代为运送的。也是顶顶重要,不容有失的一种。毕竟官不与民斗,镖局想要开门做生意,还是要有官府的庇护。更何况这次货物的双方,全都是王朝赫赫有名的海外天子,异姓藩王,也就是行话中所谓的“云绣”。若是丢失了这趟镖银,只怕镇远镖局今后的日子,可就不那么好过了。作为镖局未来的话事人,皇甫豪绝不能容许有任何的偏差。

有风。
镖旗飞扬,猎猎作响。
皇甫豪不喜欢风,因为风声会影响他的听觉。
他的视力不算太好。
若是换作旁人,中了巫蛊教二祭司的“流丝缠”,只怕早已双目失明了。
皇甫豪虽然没有瞎,却也被“流丝缠”的毒性影响了他的视力。
当然,作为回报,他也割下了那位二祭司的人头。
他突然勒住了马,冲着右前方的一片树林,朗声道:
“朋友,别再躲躲藏藏了,还是快点出来吧!”
他身旁的镖师与趟子手紧张的握住了手中的兵器,聚集到了镖车的旁边。

没有动静。

皇甫豪单手擎刀,双脚一较力,从马背上飞驰而起,整个人像一枝离弦的利箭,向树林飞扑过去。
没有人能看清他的速度,只能看到一道白影,飞快的从眼前掠过。
他的速度委实太快。

可还有人比他更快!

一声怒吼从林中响起。
这一声怒吼好似半空中打了个响雷,又像是一群虎豹的咆哮,随即一个人影从林中冲出,与皇甫豪擦肩而过,冲向了镖车。
皇甫豪的人快,刀比人更快,可他还是没来得及拦住那道人影。
若非亲眼目睹,你是决计想不到一个身高八尺,膘肥体壮的彪形大汉,能有如此快的速度。
即便是亲眼目睹,还是几乎没人能够相信自己的眼睛。
至少黎山就不信。
所以他死了。
人的脑袋,和人的手相比,哪一个更硬?
啊娃基说不出。
可他的巴掌确确实实的拍碎了黎山的脑袋。
他喜欢这种感觉。
这种让别人的生命在他的手中流逝的感觉,让他无比的快乐。
可就在这时,他感到小腹一凉,低头看,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肚子上已经被开了一个口子。
口子很大,就像一张畸形的大嘴。肠子和血顺着这张畸形的大嘴,缓缓流出,流到地上。
啊娃基的肚子上有一层很厚的肥油,平常的刀剑别说切开他的肚子,就连擦破他的油皮儿,也几乎不可能。
就连一头红了眼的斗牛的犄角,也刺不破他的肚子。
可他现在确确实实已经肠破肚烂。
他的轻功虽然够快,但身体肥壮之人,大多都呼吸沉重。皇甫豪目力虽差,耳力却极好,所以他一下就听出了林后有人。
皇甫豪虽然没来得及拦住他,但却来得及在他的肚子上割上一刀。
对于皇甫豪来说,一刀,已经足够。
所以啊娃基死了。
像一座小山一样,轰然倒塌在地上。
这个以生吃人肉为乐,手下血债累累的漠北魔头,就这样死在了皇甫豪的刀下。
只有一招!

草丛中的司马积雄瞳孔急剧收缩,强烈的恐惧感,让他险些要呕吐出来。
可他还是忍耐住了。
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能忍耐的人。
他很了解啊娃基的实力,如果切磋功夫,这个拙于招式的突厥人并不是自己的对手。可如果生死对决,三十招之内,自己就一定会死。
可如今,他却死在了皇甫豪的手里。
仅仅用了一招!
他甚至想要转身逃走,可他知道,他逃无可逃。
如果他转身逃走,一定会被耳力惊人的皇甫豪追上并杀死。就算他能够侥幸逃脱,“傅老大”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傅老大”,是他们对那个少年的称呼。他们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姓傅,于是便称呼他为“傅老大”。
他逃无可逃,所以他只能放手一搏。
所幸的是,他还有机会。
一个人警惕性最差的时刻,就是他刚刚杀死自己敌人的时刻。
啊娃基的死并没有白费,他的死,为司马积雄创造出了一个绝好的出手机会。
所以他出手了。
俗话说,“七尺为枪,齐眉为棍”。司马积雄的武器就是一根齐眉棍。
可“齐眉”的“眉”,指的是一个正常成年人的眉毛。
司马积雄虽然成年,却不正常。
所以他手中的镔铁大棍,甚至要比他自己还高出很长一截。
他从草丛中跃出,大棍一挥,一招“凤凰三点头”,攻向皇甫豪的双眼和咽喉。
这一招狠辣异常,是司马积雄的杀招。因为他知道,他只有一击的机会。
大棍离皇甫豪的头越来越近,司马积雄的眼中甚至闪出了一抹妖异的光芒。
那是李群的“碎羽”。
司马积雄本是个很能等的人,可这次他却没有再等。
因为他知道,如果让皇甫豪离开了傅老大事先设计好的包围圈,自己再想杀他,可以说是千难万难。
他更知道,如果自己出手,李群也一定会出手。
世上绝没有人能逃过司马积雄和李群的全力一击,他无比确信这一点。
所以他也死了。
因为皇甫豪,是个例外。

李群的出手很快,甚至于说能够看清他出手的人都很少。
所以镇远镖局的人,都已经变成了尸体。
“碎羽”之下,向来是没有活口的。
只有一个人除外。
皇甫豪!
皇甫豪甚至没有看,只是略微侧了侧身,就躲过了李群的“碎羽”,与此同时,他也抽出了插进司马积雄心口的刀。
李群的呼吸已经几乎停止。
他做梦也想不到,世上居然会有人能够背对着自己,躲开自己的“碎羽”。
准确的说,是第二个人。
第一个,是“傅老大”。
他用力抿了抿已经苍白的嘴唇,强迫自己打起精神,可惜似乎效果并不显著。
他的那双原本劲壮有力的腿,现在也因恐惧而变得发软。
皇甫豪轻轻用靴底擦了擦刀上的血,饶有兴味地看着因恐惧而体若筛糠的李群。
这一次镇远镖局的损失着实不低,五名镖师,二十多名趟子手,除了黎山死在啊娃基的掌下,其他二十四个人都死在了这个小白脸的暗器之下。
他正在思考,思考怎么样杀死这个小白脸,才能让他感到无尽的痛苦,才能让他感觉出自己心中的愤怒。
就在这个时候,李群动了。
几乎人人都知道,李群是一个暗器高手。而暗器高手,通常都不擅长近身作战。
李群却是个例外。
他除了“碎羽”,还有“残花”。
虽然啊娃基和司马积雄全都死了,但只要让他冲到皇甫豪的身边,皇甫豪还是必死无疑。
可他已经没机会了。
皇甫豪手中单刀掷出,他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他的人头,就永远离开了他的身体。
如果一个人没了头,别说“残花”,就算给他世界上所有的花,他也还是活不下去的。
所以李群,也死了。

皇甫豪慢慢走到了李群的身边,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单刀。
他本不想这么痛快的杀死李群,但他明白,如果一个暗器高手拼尽一切想要冲到你的面前,那你最好的选择,就是杀死他。
他的谨慎,再一次帮他活了下来。

可他还是没有活下来。
因为傅菁,终于赶到了。
就像是皇甫豪杀啊娃基,杀司马积雄,杀李群的那样,傅菁杀皇甫豪,也只用了一招。
不过不同的是,皇甫豪甚至没有看清,傅菁用的是什么兵刃。
他双眼无神的躺在地上,只觉得自己的生命在飞速流逝,而眼前的一切,也逐渐变得灰白。
杀人者,终被人杀。这是江湖中亘古不变的常识。若你不想死在别人手里,那么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离开江湖。
顾荣怜悯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年轻人。他本是个已不再会怜悯的人,可也许是看着这样一个高手死在自己的面前,他突然变得有些感伤。
江湖子弟江湖老,江湖子弟江湖死。
世事无常,世事如常。
傅菁却没有这么多感伤。
他早就明白,感情太多的人,终有一天也会死在感情上面。
所以除了必要,他从不动情。
当然,如今的他还不知道,他即将遇到那个,纠缠他一生的女人。
如今的他在想些什么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3 23: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贼易欣居然当起了写手,不过无所谓了,反正我不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4 01:5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很久没看武侠小说了。感觉颇有古龙、温瑞安之风,胜过当年沧浪客、令狐庸等作家,不参加“温瑞安杯”大赛可惜了。。。

点评

感谢您的支持  发表于 2018-9-24 11:0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4 09: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  楼上拍的马屁真是一套一套的   我既然无言以对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5 01:5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爱XMJ 发表于 2018-9-24 09:13
哈哈  楼上拍的马屁真是一套一套的   我既然无言以对了

你说你是有故事的人,你开楼讲故事,俺照样拍你的屁股,而且是使劲下重手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5 09:3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否?如是原创有奖励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5 14: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丈八蛇矛 发表于 2018-9-25 09:38
原创否?如是原创有奖励的。

是原创,个人闲暇之余随手写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6 08:2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先收藏起来,闲暇之余慢慢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 02:40: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黄昏,又是黄昏。
皇甫善稳稳地坐在镇远镖局的虎头交椅上,在他的身前,有三个活人,和三十多个死人。
他已是个老人,但他的身躯仍像年轻时那样,笔直刚劲地坐在那里。
他不敢稍有松懈,因为他怕如果松懈下来,他会像一滩烂泥一样瘫倒下去。
他已不再年轻,他已是个老人。
但他也曾年轻过。
在他二十岁的时候,他追逐金钱,喜爱烈酒,留恋美人。
若你也曾年轻过,你当然会明白,酒色财气,这本就是年轻人最喜欢的东西。
可他却已不再年轻。
英雄迟暮,虽是英雄,毕竟迟暮。
对于一名老人来说,最令他痛苦的事,莫过于叫他亲眼看到自己孩子的尸体。
这种情感,是一个年轻人永远无法体会的。

皇甫英自然也无法体会。
英雄豪杰,在皇甫善的四位义子中,皇甫英的年纪最大,可也不过才刚刚三十岁,与皇甫善相比,他还只是一个年轻人。
更何况若是一个人的头脑足够简单,即便他活到八十岁,也不会拥有那么复杂的情感的。
皇甫英就是一个头脑简单的人。
他没有妻子,也没有朋友,平日里与他作伴的,只有他从不离身的那把一百二十斤重的鬼头大刀。
他饿了便吃饭,渴了便喝酒,困了便睡觉。开心的时候便笑,悲伤的时候便哭。
愤怒的时候,便杀人。
知道皇甫豪被人杀死的消息之后,他先是嚎啕大哭了半个时辰,然后又亲手砍下了三名趟子手的脑袋。
他们原本是被皇甫善派去,传唤他过去议事的。
可皇甫英在愤怒的时候,是不会在乎要杀的那个人的身份的。
只有他的义父和三位义弟除外。
若非是如此,皇甫雄和皇甫杰也就没命站在这里了。

皇甫雄并不雄。
他只是一个身材单薄的年轻人。
他穿着一身白衣,可他的面色,却比他身上的衣服还要白。
他从小便身体孱弱,无法学习皇甫善的刀法。
也正因如此,他是四位义子中,唯一一个不会武功的人。
可你若以为他很好对付,那么毋庸置疑,你一定会死的很惨。
四位义子中唯一一个不会武功的人,换句话说,就是他不靠武功,也能当上四位义子之一。
如果一个人不用武功,就能做到你用武功才能做到的事,那只能说你是个蠢材,或者他是个天才。
皇甫雄当然是个天才。
一个人若是在某些地方有缺陷,那么在某些方面,就一定会非常突出。
皇甫雄也是如此。
“他不会武功”,这句话其实不太准确。
最准确的说法,是“他只不会武功”。
他上通天文,下通地理,五行八卦、奇门遁甲、琴棋书画,甚至农田水利、经济兵略等亦无一不晓,无一不精。
最精通的,还是一身的机关消息,陷阱埋伏,可以杀人于无形之中。
可以说除了武功之外,他几乎没有在其他方面服过别人。
除了追踪。

皇甫杰最擅长的就是追踪打探。
若非亲眼所见,你绝对难以相信,这个貌不惊人,五短身材的小个子,能够仅用一天的时间,就用两条腿跑了来回整整一千五百里地,从镖车的失踪地点附近,找到了被顾荣掩埋起来的镖局众人以及三名巨寇的尸体,还独自一人将它们运了回来。
这个小个子,好像身上蕴藏着无限的能量。只要皇甫善一句话,他就可以随时为他释放出这些能量。
此时他虽然两夜没睡,刚刚回到镖局,可他依旧恭敬地垂手肃立在那里,等待着皇甫善下一步的吩咐。

“劫镖的人到底是谁……查清了吗?”
皇甫善的声音低沉而又沙哑。
一个刚刚经历了丧子之痛的老人,所受到的打击,不亚于一个刀客失去他赖以成名的宝刀。
皇甫善的刀还在手中。
可他最宠爱的义子,却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听到义父的声音,原本就像一具雕像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皇甫杰终于动了,他踏前一步,拱手施礼道:
“这三个人就是劫镖的人,司马积雄,啊娃基,李群。”
他并没有过多介绍他们的身份,因为皇甫善一向不喜欢他的部下多说废话,他的义子更是如此。
一个人如果说出来的话都是废话,那这个人也无疑是个废人。
废人,换句话说,就是没有用的人。
威名赫赫的镇远镖局,自然是不养废人的。
皇甫善点了点头:“是劫镖的人,却不是所有劫镖的人。”
“不错,这三人是死在三哥刀下的。”皇甫杰拱手道,“镖局其他人的尸首孩儿已经检验过了,除了大镖师黎山是死在啊娃基的铁掌下,其他人都是被李群的‘碎羽’杀死的,至于三哥……”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只在三哥的喉咙上发现了一道划痕。”
皇甫善的表情凝重了起来,只有一道划痕,这句话的意思就是皇甫豪不是被毒杀,也不是被暗算,而是被高手一击杀死的。
皇甫善是个老江湖。
不管是谁,只要在江湖上闯荡了三十多年,不管他做出了多大的成就,江湖经验总归还是有些的。
他也很了解皇甫豪。
从皇甫豪的表情中,他可以看得出,皇甫豪是在杀死对手,处于极度放松的状态下的时候被杀死的。
也就是说,他甚至还没看清对方的身影,就已经被对方摸到了面前,一击杀死。

那是一种怎样快的轻功?又是一种怎样快的手法?
皇甫善忽然觉得喉咙有些发干。
他忽然从他的座位上站起,大步向前走了几步,一把抓住了皇甫豪的肩膀,将他的尸体拽了起来,仔细打量起他脖子上的伤口。
那是一道又细又浅的伤口,室内的阳光又不是太充足,他甚至有些看不清伤口在哪里。
可有些东西,却并非是一定要看清楚,才能够知道的。
皇甫善轻轻地将手中的尸体放下,他的手法很轻,很柔,仿佛他手中只不过是一个沉睡的人,稍一用力,就会将他从梦中惊醒一般。

“豪儿是死在了湘南傅家的‘点血指’下。”
皇甫善沉默了良久,才说出了这句话。
点血指,是湘南傅家的绝学。点血,顾名思义,就是要截断敌人的血脉,人体内的血液无时无刻不在流通,血脉若是被截断,人也就必死无疑了。
轻轻一指,就能够要了一个人的性命,这岂不是最省力的办法?
可想要学会点血的技巧,却要付出十年甚至几十年的心血,才能将人体内部血脉流动的系统了如指掌。而在打斗的时候不但能够计算出血脉流动时前面那一点,更要准确的点中那一个点,将其截断,这岂不是天下最难的功夫?
所以有些时候,当你看到一个人不费什么力气就能取得成功,请你不要心里不平衡。因为你不知道,他为了这轻轻的一点,付出了多大的苦功。
“这不可能!”皇甫杰惊呼,“以傅家人的武功,根本没人能够将三哥一击杀死!”
不错,如果一个人用了几十年的精力,来研究一门绝学的话,那么相应的,他在其他方面的水平一定不会太高。
一旁的皇甫雄却突然开口。
“用傅家的武功,却也未必是傅家的人。”
“不是傅家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傅家的武功?”皇甫杰不服气的问。
“点血指”威力无比,却极其难学,若非有傅家人亲自悉心教导,寻常人根本学不会,所以这门绝学一直掌握在傅家人手里,外人根本不可能学到。
可皇甫雄却好像故意和皇甫杰抬杠一般,说道:
“学会傅家的武功,也未必是傅家的人,至少,未必现在还是。”
皇甫善的眼睛突然一亮。
他的双眸原本黯淡无光,听到皇甫雄的这番话后,却突然变得锐利起来。
“雄儿,你的意思是……?”
“不知道义父还记不记得,半年前点苍派掌门印苍鹰无故暴毙,死在了傅家的点血指下。”
皇甫善当然记得,点苍掌门印苍鹰,凭借一手鹰爪功威震滇南,却在睡觉的时候被人刺杀而死,这件事情曾经一度引起轰动。后来点苍也曾派去使者与傅家交涉,可交涉的内容外人却无从得知,只知道最后是印苍鹰的二弟子接替了掌门之位。
“二哥你说的是傅家的那个弃徒,傅菁!”
皇甫杰突然大呼。
这件事的内情虽然很少有人知道,可皇甫杰却将其查探得一清二楚。这个小个子仿佛本身就带着一种魔力,能够打探到很多秘密。

皇甫三少和点苍掌门,哪个人的武功更高,在场的众人只怕全都心知肚明。
所以如果一个人曾经杀死了点苍掌门,那么他也就很可能是杀死皇甫豪的凶手。
如果这证据还不够充分,那么如果这个人还会凶手所会的武功,那么这个人的嫌疑,无疑会变得更大。
如果除了这个人之外,其他会这种武功的人都不是受害者的对手呢?
那说明什么?
是不是能说明这个人就是凶手?

至少皇甫善,已经认定了傅菁就是杀死皇甫豪的凶手。
这就已经足够了。
所以他给了皇甫杰一个月的时间,找到傅菁和被劫走的那批镖银。
镇远镖局交游遍天下,皇甫杰若是想要找到一个人,哪怕那个人躲在龙王爷的水晶宫里,也还是会被找到的。
那傅菁现在在哪里呢?
他现在,就在龙王爷的水晶宫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柔居 ( 苏ICP备2020059727号 )收录查询

GMT+8, 2021-1-22 01:38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